晋城市职能部门相互“踢皮球” 白马纳米材料厂重大民生之责谁来负?

原标题:晋城市职能部门相互“踢皮球” 白马纳米材料厂重大民生之责谁来负?

7月12日,《村办集体企业停工停产 涉及重大民生问题 》一篇文章引起网民热议。

2020年8月,泽州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加快推进晋城市太行钙品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搬迁改造工作方案的通知,通知中成立了以牛天明副县长担任搬迁改造工作小组组长,文件中也有了具体的执行方案和政策。据村民反映,自文件下发以来,两年多过去了,成了一纸空文,现在的白马纳米厂既没有所谓的补偿款,更没有政府规划的具体搬迁地址。现在成了“没娘的孩子”,无人问津,无人管理,无人落实,相关的职能部门更是相互推诿,互相推卸责任,不予理睬,来回“踢皮球”。文件中,要求有关做好企业服务工作,有关部门和有关乡镇要为相关搬迁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但自厂关闭以来,从来没有得到政府执行的具体措施。现在的老百姓苦不堪言,多次,也无人问津,最后“保姆式”变成了“孤儿式”。

小张村的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李书记几年来,为复工复产的事情操碎了心,一直奔波在晋城市、泽州县的各个职能部门,多次去往泽州县委政府及县环保局、工信局,晋城市生态环境局、市工信局多部门。但无任何实质性的答复。

据村民反映,他们多次向泽州县分管领导请求解决白马纳米的问题,最后答复说等晋城市康养大会结束后,会协调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恢复正常生产,当康养大会结束后再次找县政府有关领导时,你们说去找县工信局,到县工信局反映时被告知,关停企业和环保有关,你们去找市环保局反映吧,到市环保局反映答复说,你们建新厂需要多长时间,当时厂里负责人说最快也得2年左右,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向晋城市政府有关领导反映一下,你们也可以去找市工信局,随后市工信局相关领导到白马实地查看后答复会及时向市政府分管领导汇报,在等待上级政府的过程中,我们一刻也没有停歇,多方考察发现,泽州、陵川一带,虽有原料,但却无法满足碳酸钙生产对水和燃料的苛刻条件;沁水、阳城一带虽有燃料、燃气资源,却又缺乏原料。择址困难不说,高昂的搬迁费用和漫长的搬迁期限更让人却步。保守估计,整个材料厂的搬迁费用高达3.2亿元,这还不算入园费、土地使用费、环评等各类费用,这个资金我们自己根本无法承担。

2020年11月中旬由晋城市环保局牵头委托评估公司对白马纳米进行资产评估,评估结果9000万元,这也许让他们吃了一个定心丸,但时至今日没有任何音讯。眼睁睁地看着企业一天天凋敝、市场被一点点蚕食替代,小张村的干部群众手足无措、心急如焚。无论如何,他们只希望能给白马纳米厂企业一条活路,让小张村3000口父老乡亲走出困境,过上幸福生活。

据了解,晋城市白马纳米材料厂属小张村村办集体企业,始建于1997年,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科技型集体企业。企业总资产约1.8亿元,占地面积150亩,安排就业600余人,年生产能力10万吨,被评为全国碳酸钙工业四强企业、年度中国粉体行业十大品牌企业,还是全国碳酸钙行业多家企业现场学习的环保标杆企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